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户外分享 >

【户外分享】2017年户外圈发生了哪些大事件?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2-04-28 06:27 点击数:

  徐江军最开始有想冬季穿越贝加尔湖的计划是2015年夏天,他说他想到可以去贝加尔湖拖着雪橇徒步就“无法自拔”。为了这个“无法自拔”的诱惑,之后两年,他曾两次来贝加尔湖考察,提前做了不少寒冷的适应。

  在12月刚刚结束的第三届南山户外电影节上,获得“最佳影片奖”。而在此之前,已荣获班夫中国2017最佳探险精神奖。

  2015年从天津出发一路向西,负重40斤。每天40公里,连续90天的行走,到达唐古拉山口。第一次接触到羌塘,第一次听说杨柳松穿越羌塘的故事,无法自拔。

  2016年开始穿越羌塘的准备,攀登玉珠峰适应高海拔,高反。尼泊尔ACT,严重高反。

  在日土县休整的期间,他给自己灌了不少鸡汤,终于想明白了:这事儿不做不甘心。

  于是,李志森3月31日3月31日再次出发,由新藏线的松西村,途经羊湖、诺拉岗日峰、乌兰乌拉湖,5月2日行至玛曲乡结束行程,总历时33天,全程大约1350公里。

  全程最低海拔4700米,最高5300米。期间遇危险无数,远远超出他的想象,他自己总结这次穿越,只有简单八个字:“九死一生,生不如死!”

  张诺娅,90后,2014年徒步太平洋山脊、2015年徒步阿帕拉契亚小径,2017年徒步大陆分水岭步道(Continental Divide Trail,简写为CDT),成为华人首个完成长距离徒步界三重冠的女性。

  大陆分水岭,从北到南穿越落基山脉,纵穿美国,全长4300公里,每年完成人数在10-30人之间。这条美国的国家步道路线复杂,补给稀疏,徒步人少,基本没有辅助设施。

  这140天,她走了600多万步,翻越了大约15座横着的珠峰,穿坏了7双鞋,野外扎营100多天,吃了500多根能量棒。

  最艰难的是圣胡安山脉雪山穿越,最恐惧的是 七日刀刃“死亡之路”,在格雷峰失温队友的不离不弃,200公里的挑战之路让爱情升温。

  一个人的徒步,变成了两个人的携手前行。人的故事,永远比风景更加刻骨铭心。

  “尸骨之路”,听名字便知它的厉害。它叫科雷马公路,但更为人知的称呼是“尸骨之路”“幽灵之路”。

  世界十大险要公路之一,国际上比较知名的摩旅线路,位于俄罗斯的远东地区。全长1200英里,起点雅库茨克, 终点是亚欧大陆车子能到达的最北端——马加丹。

  2015年,雏菊摩托骑行了中国西部大环线日,她单人单骑挑战俄罗斯尸骨之路,成为中国首位骑摩托穿越成功的女骑手。此前一年,谷岳曾经穿越过。

  路上最大的危险是出入频繁的熊,远东地区人烟稀少,经常相隔几百公里才有村落。这一路,孤独、恐惧、摔跤到破相、中途无油、坏车、找不到住处,但更值得记忆的,是一路上遇到的帮助。

  每个挑战自我的人,对这些困难和危险都有足够的心理准备,所以,我们看到了她的成功。

  8月22日下午7时52分,自由攀登者古袅袅和李波用时20小时,成功沿东山脊路线完成了夏羌涅阿峰的新线路首登。

  古袅袅从2011年首次尝试夏羌拉珠峰,2013年攀登夏羌拉东峰,到今年夏羌涅阿登顶。

  古古、周鹏于2017年9月6日前往霞慕尼,尝试攀登阿尔卑斯三大北壁:马特洪峰北壁、大乔拉斯北壁和艾格峰北壁。由于今年天气异常,10月初,在进行了多次适应性训练和大乔拉斯北壁侦查之后,更改计划前往瑞士采尔马特进行马特洪峰北壁攀登。

  10月7日凌晨3:30,他们从登山者木屋Hornli hut出发,沿着最早最经典的施密特线攀登。今年雪量不足,导致该线路出现了很多复杂的混合地形。攀爬过程中天气突变,又被迫露宿(bivy)坐了一晚。天气恶劣,这一晚几乎没有入睡。

  古古、周鹏自我评价这次三大北壁的尝试不成功,但无论如何,马特洪峰北壁仍旧是国人首登。

  每一次幺妹峰的登顶都会引人注目,2017年幺妹峰的首登,来自两个85后:阿左和昊昕。

  阿左、昊昕于11月5日到达幺妹峰海拔4600米的大本营,11日登顶,12日下撤。

  因为,他们更看重的是攀登的乐趣,攀登技术和能力的提升,领悟真正的攀登精神。

  ,阿尼玛卿开辟了南线,小贡嘎开辟新线年之后贡嘎再度被登顶。攀登的好消息越来越多,我们也乐意看到越来越多热爱自由攀登的灵魂,享受攀登的乐趣。

  按计划他将挑战世界范围内最具标志性的六座山峰,并去创造个人速攀及下降的最快记录。而速攀珠峰,是他的Summit of my life计划里的最后一项,也是最难的一项挑战。2017年5月初,K天王到达西藏,开始了速攀珠峰的准备。他先是在恶劣天气下,用时14小时速攀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。他不确定是否登顶,因为大雾,能见度很差。

  5月20日22点,Kilian从海拔5100米的珠峰大本营出发,26小时后,登顶返回到6500米的前进营地。无补给,不使用辅助氧气和固定绳索。

  天才也是付出了九十九分汗水的。在天王的光环下,是Kilian从未间断过的高强度训练: 每天训练两次,每周训练4-5天。每年的总训练量,在700-1200小时之间。

  珊瑚,本名曲丽杰。辽宁大连人,毕业于西藏大学,跑步教练,专栏作家,中国跑步越野界的奇女子。

  慕士塔格峰,海拔7546米,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陶县与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交界处。

  克服了夜间攀登的寒冷和迷路风险,于26日上午9点50分成功登顶。经过用时14个半小时,全程约10公里,海拔跨度3300米。

  这是慕士塔格峰几十年攀登历史中的最快登顶记录,也是国人首个7000米以上独立山峰速攀记录。

  哈巴雪山位于香格里拉县东南部,海拔5396米,是一座入门级雪山。2017年7月21日早上6:15,巅峰探游高山向导、

  Kilian最大的成就是模糊了越野跑和传统攀登的界限,越来越多的运动员将越野跑和登山完美结合。

  继7月8日登顶南迦帕尔巴特峰后,短短19天内,罗静于7月27日登顶布洛阿特峰,成为中国唯一一位登顶13座8000米+高峰的女登山家。

  2017年,罗静成功登顶3座八千米山峰:洛子峰、南迦帕尔巴特峰、布洛阿特峰。

  同样是在布洛阿特峰,2015年第二次攀登时候遭遇雪崩被埋,剩一只手在外,被伙伴发现救起。

  12月,罗静被提名《CCTV体坛风云人物》非奥运项目十佳运动员,新华网十佳运动员。

  也正是这些登过的山,走过的路,遇见的人,才成就今天这样一个外表娇小却内心强大的罗静。

  2000年,张梁第一次尝试攀登玉珠峰,高原反应严重,登顶之后发誓再也不登雪山了。

  在八千米的山峰上,越来越多中国登山者的身影,八千米也开始尝试不同的登山方式。

  这座无论是西藏人还是户外人心目中的神山,它不止是一座山,更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信仰。

  因口碑甚好,这部电影对冈仁波齐和藏族信仰的记录,也具有普及的意义,引发了许多非户外爱好者对神山和西藏的向往。

  以传奇探险家杨柳松77天孤身徒步横穿羌塘无人区及蓝天的线论坛一篇《北方的空地》火遍了整个户外圈,也在当年创造了超过2000万点击率的记录。

  剧组集结了国内最优秀的影视制作大师,每一帧画面都堪比桌面。将羌塘的绝美风光首次呈现在大屏幕,令人震撼。

  但不可否认的是:由于票房破亿,未来在大屏幕上,我们将会更有机会欣赏到户外探险电影。

  从户外的角度来说,中国的户外电影发展较晚,在《七十七天》之前,中国仅有的户外电影,例如《转山》、《可可西里》等,这些电影都拥有极好的口碑与传播量,但均是叫好不叫座,票房收入并不高。

  《七十七天》和《冈仁波齐》电影的出现,不仅多元化的展现出了户外行业,更是以低成本的投入收获了超亿元的票房,弥补了国内户外探险领域电影的空白。

  当户外不再小众,当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山野,走近自然,中国户外将会更加良性发展。

  2017年8月,她在美国完成了一条难度系数V11的抱石线路——Hardboiled。该线年由Daniel Woods 首攀。三文鱼也因此成为迄今为止第一个完成该难度的中国女性。

  她一直在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。13年来,刘赟卿正像一条逆流而上的三文鱼,在经历风浪磨砺后,她只有更加灵活和坚强。她说,没有什么比大自然更亲切更舒适,也没有什么比迎难而上更能振奋激励人心。通往理想的路上,不管顺流还是逆流,也无论水面平静或湍急,她都将勇往直前,一路向上。

  首次自主开发高难度结组线 年以来,贵州格凸穿上洞的“Corazon de Ensueno / 梦之心”都是中国唯一一条高难度多段线路,它由 Dani Andrada 开发, 并由其与 Chris Sharma 搭档完成首攀。到了今年 8 月,魏广广(大魏)、武蔚蔚和孙旭这三位开线者,终于带来一条由中国攀岩者首次自主开发高难度结组线路。

  另一位备受关注的小将则非潘愚非莫属,尤其是今年 10月15日,当他站上 2017 年国际攀联(IFSC)世界杯厦门站的领奖台,领取难度赛季军奖牌时,许多中国岩友都因为这个 17 岁少年而倍感振奋——中国队终于拿到了首枚世界杯难度赛奖牌。

  总的来说,2017 年国内的攀岩圈比过往更令人惊喜。中国的攀岩少年们一路高歌猛进,锐不可当;

  于音将此次飞行,定义为迄今“最难也是棒的一次”。有多棒不难想象,过程之辛却很少有人能够捱过。

  2017年5月21日,打破中国人跳伞高度纪录(30000英尺)2017年9月24日,打破中国人翼装飞行高度纪录(28000英尺)

  阿里最远,昌都最难,那曲最苦,这是老西藏流传的一句谚语。但没人知道,那曲竟还藏了一座萨普神山,终年被白雪覆盖,神秘惊艳,撩起了无数驴友想去窥探它的欲望。它有连绵清冷的雪峰,连棱角线条都是天生的等边三角形,比金字塔还整齐;

  它有比纳木错更小巧的圣湖,盈盈地镶嵌在群山中,似一颗纯净的绿宝石,醉人眼眸;

  萨普的横空出世,在这个信息爆炸,旅游旺盛的时代,无疑打破了她之前的宁静。

  这是否是件好事?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立场与想法,我们不做任何评价,让这一切交给时间来答复。

  走过了鳌太、狼塔等知名线路后,很多徒步人士将眼光放在了藏东南区域,而念青东便是今年最火的区域。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国庆期间,就有至少10支徒步队伍进入念青东。

  念青东的每源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,其所属的念青唐古拉山脉,是雅鲁藏布江和怒江的分水岭,把西藏分为藏北、藏南、藏东南三个区域。

  这里有着数百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未登峰这里有着数不清的高山湖泊,碧蓝如海;

  作为藏地鲜有人至的秘境,这里原生态的雪山、冰川、高山海子具有无法抵抗的吸引力。

  预计2018年,来这里徒步的人会越来越多!念青东徒步路线米以上的高原地带,线路不成熟,经常需要探路。天气变化无常,你需要面对高反,悬崖,河流,体能等众多考验。

  Ueli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攀登者之一,两届金冰镐奖得主,欧洲三大北壁的快速攀登大满贯。无论是在喜马拉雅山脉远征,还是在阿尔卑斯山脉攀登,甚至无保护独自攀登。完全不使用绳子保护的徒手攀登和极端困难的混合路线是他的最爱。他总能用如瑞士的精密仪器般的攀登技巧和不知疲惫的强悍体能,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。他曾说:“这是非常危险的游戏,一个很小的失误,你就会完蛋“。

  鳌太穿越,被誉为“行走在中华龙脊”上的探险。它的闻名,除南北分界景观,还在于高难度、高强度、高风险——尤其是复杂多变的气候,频繁发生的山难。失温、失踪、高反、坠崖……本世纪初开辟以来,陆续已有近30人遇难的沉重,被驴友冠之为

  越事故越火热的鳌太线,太多跃跃欲试者,依旧没意识到潜在危险。错误,一次次重复发生。事故,或许还将一年年上演。这一场山难,只是鳌太历年事故的一个缩影。鳌太的怪现状,也恰是户外在中国野蛮生长十余年的一面镜子。

  5月21日夜晚,夏尔巴人桑吉和他的巴基斯坦客户阿卜杜尔,倒在珠峰海拔8600米处的雪地上无法动弹,他们刚从珠峰峰顶下来,氧气已经耗尽,可能伴有冻伤的情形,情况非常危急。

  不过这次他们是幸运的,几个登山公司联合进行了救援。他们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,在绝命海拔之上,通过多个小时,进行了人类登山史上少见的成功的8000米救援。

  经多方证实,参与22日8600米绝命海拔救援的人员名单如下:尼玛·嘉增·夏尔巴(SKO)昂·次仁·(SKO)

  蒙古国紧急情况总局25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确认,10月22日,在蒙古国鄂特冈腾格里峰下撤途中遭遇雪崩的17人罹难。

  这是一支由27人组成的登山队未经许可开始攀登鄂特冈腾格里山峰,不幸在下撤过程中遭遇雪崩,其中17人失踪,一支由100人和两架直升机参与的救援队立即开始搜寻失踪人员,救援队分别在海拔3200米-3450米的地方找到所有的遇难者,其中包括4名女性,13名男性。

  做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之一。很多人会问,这么危险他们难道不怕死吗?他们哈哈大笑,怕死的人能玩这个?

  很多当年一起并肩飞翔的人都死了可他们还在飞,还要飞,还要不停地飞因为当你学会了飞翔,你将不再惧怕死亡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关闭窗口

网站首页  | 最数码  | 智能设备  | 创意数码  | 新闻公告  | 格力  | 帮助中心  | 市场  | 工具  | 商标查询  | 眼球

PConline旗下科技互动分享平台,原果派社区,正式升级为“最数码”,拥有最数码首页、最数码论坛、最数码精选。最数码活动、最数码微博五大平台,形成覆盖数百万网友群体的综合互动社区,将继续致力于原创高水平网友互动,努力提升网友体验与价值